农民夜校成为农民的“充电宝”

时间:2020-08-27

2016年11月中旬,自治区在全区行政村开办农民夜校,充分利用晚上、农闲时间,有组织有计划地重点开展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农村惠民政策、双语和实用技术的学习培训,在贫困村突出脱贫攻坚培训,掌握生产技术职业技能,树立新风正气,摆脱愚昧落后,增强自我发展、自我造血能力。

活动开展两个月,通过集中学习、专家讲解、上门助学等方式积极开展政策宣讲、技能培训、创业谋划等,农民夜校已成为培养有文化、懂技术、明法理、守纪律的新型农民的重要平台。

农民夜校学什么?怎么学?在此次伊犁州两会上,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有话要说。

“阿依古丽、艾则孜、巴哈提别克……”州政协委员、巩留县库尔德宁镇塔克图别村农民居马尔提·阿布德哈德用工整的汉字记下了这次培训老师的名字。“在出来开会前,刚刚结束了一期的培训,有双语、养殖等课程,如果不是这期的双语培训,我跟你交流可能还需要翻译,现在完全不用了。”2月19日,居马尔提在跟记者交谈时一脸自豪。

其实,最让居马尔提高兴的是,通过这次培训,他明确了新一年的计划:“我要改良家里牛的品种。这次听课,我从老师那知道了,我养的牛和那些好品种的牛的差距。”

居马尔提算了一笔账:现在家里养的牛每天的产奶量在4至5公斤,可是好的品种产奶量能达到8公斤左右,按现在的市场价一公斤5元来算,一头牛的差距就在20元左右。

“这是我从农民夜校得到的最大收获,所以我要给农民夜校点赞!”居马尔提说。他认为,开办农民夜校要根据实际情况,开设群众最需要最能解决问题的课程,“学到了就能用”——居马尔提这样概括自己的想法。

而最让州人大代表李金花印象深刻的是,他们村里开设的农民夜校不仅有课程,还包含了周一升国旗、政策宣讲等内容。李金花是阿勒泰地区布尔津县阔斯特克镇阔斯特克村党支部书记,阔斯特克村以农业为主,主要种植打瓜、油葵等作物。近年来,由于国内市场的走低,也让这个小村庄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我们现在最缺的是能有专家来给指导,比如今年种什么?怎么种?”李金花说,农民对市场把握不准,每年种啥都是跟风,抱着“大家种啥,我种啥”的态度,到年底遇到市场不好,农民有时会亏得血本无归。李金花希望农民夜校能邀请专家、学者来给农民讲讲“经”,好让农民心里也有本明白账。

对于已经形成种植规模的塔城地区沙湾县安集海镇双旗村来说,农民种什么已经了然于心。“我们希望借助网络的力量,让农民夜校的内容更丰富一些。”州人大代表、双旗村村委会主任刘玲说。

刘玲认为,利用网络把老百姓、种养殖大户、“土”专家紧密联系在一起,实行网上教学,不受时间、空间的约束。针对贫困户,可以依托QQ、微信等即时通讯软件,开办“网上夜校”,以“每周发布一次政策动态、组织一次政策学习、开展一次讨论交流”的形式开展教育教学,定期不定期地上传专家讲座、远程教育视频,发布中央和自治区、自治州、市、县的新政策、新措施,开展在线问题解答,随时保持与群众的全程联络,做到生产、学习两不误。记者 苏敏

下一篇: 非遗传承人致富助乡邻 上一篇: 首发丨共享充电史上融资最高,“充充”获超5亿元A轮融资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