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NGP基金邓元鋆:让中国创业公司成为全球领导者

时间:2020-08-27
[ 导读 ] NGP是诺基亚成长基金的英文缩写,是一家由诺基亚赞助的独立基金管理机构,专门投资于构建智能设备和服务、连接人和物的成长型企业。邓元鋆先生,现任诺基亚成长基金合伙人及董事总经理。

NGP是诺基亚成长基金的英文缩写,是一家由诺基亚赞助的独立基金管理机构,专门投资于构建智能设备和服务、连接人和物的成长型企业。

邓元鋆先生,现任诺基亚成长基金合伙人及董事总经理。曾在苹果公司和3Com公司担任高级职位,此后曾任诺基亚全球副总裁兼大中华区副董事长及销售副总裁,诺基亚通信有限公司董事长。他还曾出任AMD全球高级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并担任金山软件公司、YY独立董事。

近日,在天天投举办的首届华为系创投精英汇上,对邓元鋆先生进行了一次专访。

在本次专访中,邓元鋆介绍了诺基亚成长基金以及诺基亚最近收购法国可穿戴设备厂商Withings,开始进军数字医疗领域。对在BAT巨头之下,创业公司如何突出重围以及过去的一年里大批创业公司倒下等问题,进行了精彩分析,以下为演讲实录:

:邓总您能先简单介绍一下诺基亚成长基金和诺基亚的关系吗?

邓元鋆:NGP是一家独立的全球性的风险投资公司,和其他风投公司不同的是只有诺基亚一个LP。诺基亚在许多科技领域具有领先优势并且拥有众多的发明专利,诺基亚的技术优势是NGP的后盾。NGP在投资一些领域的时候,会跟诺基亚的专家一起探讨,这是一般的风投公司所不具备。

:您是如何看待最近诺基亚收购法国智能可穿戴厂商Withings?

邓元鋆:诺基亚2013年将手机业务出售给微软,保留了通讯和通信技术,而且诺基亚在2015年并购了阿朗之后成为全球第二大通讯公司(第一是华为)。科技业务方面,诺基亚拥有超过10万个专利,会做些专利授权,知识产权授权业务。除此之外,诺基亚特别关注新领域:比如AR、VR。诺基亚4月26日宣布将近2亿美金并购智能可穿戴公司,会在数字健康医疗,尤其是针对健康智能硬件进行较大投入,诺基亚未来在这个领域会有更多的投入,大家会看到更多诺基亚品牌出现。

:您如何评价自己的职业生涯?

邓元鋆:我之前在3com负责,3com的CEO后来去AMD做董事长。我在3com之后就离开去诺基亚。后来,3comCEO邀请我去AMD工作。而不是像你说的从AMD离开去诺基亚,再回到AMD之后在回到诺基亚。投资一直是我的兴趣,后来把兴趣变成了职业,我关注创业者,会免费当创业导师。我之前挑选了两家创业公司,后来都非常成功。在我还没进入NGP,我把UC和赶集介绍给NGP,我后来加入NGP,UC和赶集还没有合并,它们成为我们管理的投资公司。后来看着自己投资的公司被并购,作为创业导师看着他们一点一点长大,我非常开心。它们是当时是国内最大的并购:2015年赶集和58的36亿美元的合并,阿里用47亿美元并购UC。

:做投资这么长时间,哪一点最能引起您的兴趣?

邓元鋆:科技行业影响人的生活一直是我追求的梦想:计算机改变世界,我就去读计算机工程学;PC出来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为就专门从事PC行业;网络会把所有的电脑连起来,就去3com做网络;手机会大大改变人的生活,因此我选择了诺基亚。

诺基亚给我的第一份工作不是管全国的业务,只是让我做全国工厂的总经理,我又太想去诺基亚(刚刚变成全球手机的第一),无论怎样都要进去,虽然工厂不是自己的兴趣,我也没有太多经验。但是我做了很多合资,诺基亚需要懂得合资的人来把全国几家工厂合并为一家。我用8个月把4家工厂全部合并,诺基亚觉得我做得很好,就给我管理手机的业务。我接手的时候21亿美元,离开的时候做到700多亿人民币,很不错的增长,从2005年-2009年,五年时间把诺基亚业务做上去了,也是我整个人生事业最有兴趣的。

在VC投资,从科技到手机,手机后面就是移动互联网。中国移动推动互联网我是最早的一批人,当时大部分人还没看到移动互联网未来对人的影响,那时候我和李彦宏,李开复探讨,那个时候他们还没有想到用手机做搜索。他们在PC做搜索,这和手机做搜索的价值差太多了。移动互联网未来一定会大大改变人的生活,提供更多的价值。我一直追踪新的事物,从创业公司会看到移动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各方面服务,都是大大会改变人的生活。我很多年前就认为,手机会变成人的不可或缺的器官,手机是我们的眼睛,我们可以用手机看到全世界,跟很多人连接起来,特别有兴趣。

我看到很多改变我们生活的创新的科技,创新的业务,未来的世界是连接的世界:人与物的连接,物与物的连接,物与云的连接,云与云的连接,帮助改变我们的生活。出去的话,没有带钱包没问题,没有带手机就完了。我们走到移动互联网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对未来物联网,智能硬件的发展有兴趣,会和年轻的创业者一起交流,一起合作,看到年轻人的激情和梦想,帮助更多的年轻人一起创业。我的另一个梦想就是把中国的创业公司带到全球去,成为全球领导者,华为是我们看到的,在移动互联网和互联网领域会有更多的中国公司走出去,比如UC就走向了世界。

:如何看待任正非单独在机场排队等出租车?

邓元鋆:成功人士有很多特质值得我们学习,我和任总交流不是太多,在建立华山的时候大家一起讨论过,对于他把华为打造成全球领先的公司,很是佩服。我和华为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才开始的时候是一个竞争者,就觉得华为在竞争的时候为什么这么狠啊,客户都给他们搞定了,我们很难进去。而且价格和服务都很到位,充分感觉到华为的狼性。

跟他们合作建立华山的时候,开会研究华山的战略,感到华为的团队的凝聚力和齐心力,任总排队等出租车比较朴实,令人敬佩。其实有很多成功的人有个人独特之处,并不会把自己摆的很高,而是跟普通人一样,对人尊敬和礼貌。另外一个大佬,柳传志,我和他交谈的时候,我当时是AMD的SVP,他是我的大客户,是行业里非常受尊敬的大佬。谈完之后他亲自送我到电梯,等着我下去才离开。所以我和创业者以及同事谈的时候,告诉他们把自己的位置定好,你只是团队的一个人,多听多学习别人。还有就是要不断的学习。

:BAT巨头之下,创业公司路在何方?

邓元鋆:看历史,在每一个阶段都会有新的机会。其实,以前IT行业见证很多时代的变化,在BAT之前就有很多IT大佬公司已经很牛了,后来出现了BAT。BAT现在无论在规模还是整个行业地位看起来不能撼动,但是由于未来的发展,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物联网,通讯等方面的领域。我们也会看到一些不错的公司冒出来:比如小米,雷军以前是UC web的董事长,我是他的两家公司(YY和金山)的董事,我们有很多的交流。

从2010年建立小米到今天,它不但是一家手机公司,而且是一家移动互联网公司(服务,数据,智能硬件打造的生态链)。短短几年估值已经400多亿美元。所以,创业公司还是有很多机会的。未来不知道风口会吹向哪里,中间肯定有创业者能够把握时机,能够做出规模非常大,而且是全球领先的公司。未来中国要走向全世界,不但在中国创业还要在全球创业。

:如何看待2015年大批O2O创业公司死去?

邓元鋆:创业的风险很大,我们作为成长期的风投公司,早期会看到很多的创业公司倒下去,这是正常的,不但O2O,其它领域也是。鼓励创业者有胆量坚持做下去,看清市场的变化,作为创业者最重要的是公司如何生存下去,这是最关键的。

当时很多O2O公司,融资比较容易,拿到融资之后,就想着要做大规模,但是没有利润,现金流很差,当资金链断开就无法生存。商业模式是否可以延续下去,是不是单靠钱就可以延续,商业模式是否靠谱。所以作为投资人,我有一个4P理念:

第一,people,团队是不是够强,要互补。创始人有能力找到一帮辅助他的团队,团队是否有能力把公司做强做大。

第二,pain-point,痛点够痛,大家觉得可有可无的,这种服务就不会需要。一定要看到市场的规模,未来是否真的需要这种服务或产品。

第三,Proof-point,证明了什么,是否有可靠的商业模式,用户的留存率怎么样。不但是靠补贴才能生存,市场规模多大才能够证明他的服务模式。

第四,potential,回报率怎么样?能够多大?创业公司有被兼并或者上市的潜力,让投资人拿到回报。

NGP做成长期投资会看这4个P,去年NGP一直很静,就是这个原因。创业公司死的原因是资金去了哪里?钱烧了那么多,资金怎么还会愿意去投资呢?我相信今年市场应该会更加冷静,NGP也一定能够找到4个P都符合的创业公司去投。

:对于创业公司,有什么好的建议或者意见?

邓元鋆:对于创业,创始人要不怕苦,要坚持,对于公司的未来有一个格局,不断去想怎么把公司做强做大。产品可能会经过很多调试,一定要有一个不断调整的心态。坚持就是说遇到困难怎么克服它。

公司的凝聚力是最宝贵的资源,创始人要学会怎么分享成果,人家才会愿意跟着你一起做,否则,别的公司很容易把员工高价挖走了。所以,培养的人最后都跑了还怎么继续下去?最重要的是资金链不能断,所以一定要有足够的钱去支撑下去。

有些产品做得很好,增长的不错,最后没钱,只能关门了。做CEO的重要责任就是:我的公司如何不断的坚持下去,能够生存下去,钱从哪里来,各方都要兼顾。我真的见证太多创业公司,最后资金链断了,没办法只能关门了。所以商业模式不够坚固的话,单是靠烧钱就很难生存。烧钱要有个烧法,让投资人知道什么时候不再烧钱公司还能维持下去。不能无限期投钱让创业者去烧,一定要找到方法解决这个事情。

下一篇: 谷歌翻译又出新神器,重返中国路有多长? 上一篇: 首发丨共享充电史上融资最高,“充充”获超5亿元A轮融资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