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才有希望!他切入传统行业寻找VR盈利点,通用型AI还未实现

时间:2021-05-28
[ 导读 ] 做VR一定要和传统企业去碰,因为他们在市场里面摸爬滚打很多年,他们知道市场需要什么,市场有多大。跟他们交流的过程中可能能发现新的机会,跟他们合作的产品马上就能变现,因为他们就是用户,就是买单者。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活着,是2017年几乎所有VR公司的第一命题。

经历了2016年上半年的疯狂,VR骤然进入资本寒冬。最可怕的是,眼下VR行业依然冰冷,这种形势将延续多久仍看不到尽头。

要活下去,寄托于资本“救粮”机会不大,唯有盈利才能实现“自我造血”。

那么如何寻找VR盈利的突破口呢?这家做VR底层技术的公司——英梅吉选择从传统行业切入,并和其他厂商联合打造一个针对C端用户的AR产品。

先来了解下英梅吉。英梅吉是一家做图形图像底层算法技术的软件公司,目前已经推出Hand CV单目手势交互系统、实时虚拟穿戴系统,并具备3D渲染和图像识别技术,是一家比较全面的底层技术公司。2014年,英梅吉拿到百万元种子轮融资,2015年获得1000万元天使投资。

“有人说我们是一家VR公司,有人说我们是一家AR公司,也有人说我们是一家AI公司,无论你们给我们打怎样的标签,我们就是专注图形图像、算法领域的底层技术公司。我们团队在这个领域已经做了10几年,我们的核心优势是能够针对用户需求在几个月内非常快速地出产品和解决方案。”英梅吉创始人朱郁丛接受采访时说。

去传统行业寻找盈利点,希望能找到一个产品能复制的场景

2015年8月,阿里巴巴战略投资苏宁,成为其第二大股东。马云在发布会上说:“互联网公司的机会未来30年一定在线下,而传统企业或者线下企业的希望一定是在线上,双方在未来30年必须在一起,互联网经济不是虚拟经济,互联网经济就是必须把虚和实结合在一起。”

互联网的未来在线下,那么VR呢?

“我们的战略就是一定要和传统企业去碰,因为他们在市场里面摸爬滚打很多年,他们知道市场需要什么,市场有多大。跟他们交流的过程中可能能发现新的机会,跟他们合作的产品马上就能变现,因为他们就是用户,就是买单者。”朱郁丛说。

“希望能找到让产品复制的场景,找到用户需求,并能够持续性地去为客户解决问题。”

这几年,英梅吉已经成功拿下几个项目。

2014年,英梅吉帮助国内一家公司做过尘肺病自动检测,通过图像识别技术极大提升诊病效率。朱郁丛举例说,“一家较大的矿场可能有几十万的矿工,但是帮他们看尘肺病的医生只有10几个,平均每个医生要看几万张片子,工作量巨大。但是通过机器可以先把没病的分出来,再把有病的做进一步细分,最后再给专家诊断,这样极大提高了诊病效率。”

2015年,英梅吉帮助国内一家医院做过眼科自动诊疗的项目,其原理是把以往诊疗的数据输进系统,机器可以告诉病人得了什么病,应该怎么治疗,进而解决专家、医生不足的问题。

2017年,英梅吉为深圳一家公司做手机摄像头贴膜的项目。手机摄像头贴膜其实要求非常高的精确度,误差要控制在5微米以内。以往的方式是通过人工,用显微镜放大20倍左右检查误差。“这个对于我们是一件比较简单的事情,而且我们的方案性价比很高。客户一套检测设备要260多万,而我们的计算成本可能就是几万块钱。”朱郁丛说。

“机会都在与传统企业合作里面,但是一定要‘强合作’,如果只是浅层地试一试会被他们带死。但是如果有一个传统企业跟你深度合作,捆绑开发一些东西,这个其实是有可能一次打开整个行业的‘刀口’。”

单目手势交互系统Hand CV:普通摄像头就可以上手即用,极暗光环境下也不需要补光

手势交互是VR领域不可或缺的一环,它能够极大提升用户体验。目前市场上的手势交互主要有四大类:手柄、手套、双目裸手交互和单目裸手交互。以下是这四类的对比:

英梅吉Hand CV是单目交互,定位是Daydream的一个补充。它是基于移动VR,可以完成一些页面、视频、菜单等应用的点击,相当于电脑的鼠标。

那么,英梅吉为何选择做一个基于移动VR的单目交互呢?对此,朱郁丛解释说:

其一,PC VR的便携性差,很难大面积普及。而移动VR目前已经是千万级别的市场,所以选择做移动VR解决方案。

其二,做双目交互的公司没有找准市场定位。一方面价格太贵,一个双目摄像头比头盔的价格还高,有多少人会买单呢?另一方面,双目交互的解决效率不如手柄,其唯一优势是能够模拟十个手指的动作,但是会有延迟,如果出现遮挡效果还会明显下降。双目交互其实是一个很小众的应用场景。

其三,基于深度传感器的双目交互面临极大的挑战。对于游戏开发商来说,他们要适配深度交互系统。而且要定制开发,这样整个游戏都要改进,很费劲。而单目交互相当于游戏指针,不需要做适配。

总之,做移动VR交互要满足四点:①极简单,用户很快就能上手;②用户可以随时随地去操作;③自然,不能破坏沉浸感;④价格便宜。Hand CV实际上是一个可以在手机系统里面植入的SDK,初衷是解决移动VR简单的界面操作问题,针对C端用户完全免费。

朱郁丛补充说,国内很多公司的产品在极暗光环境下需要补光,而HandCV单目识别在极暗光环境下也能保持较高的准确率,搭载普通的RGB摄像头(比如手机摄像头)就可以上手即用。

之所以能做到这点,朱郁丛解释说:“这主要在于算法的优化。算法就像解题,有很多种方法做处理,我们有十几年的技术积累。对图形图像底层技术吃得比较透,解决问题的能力比较强,我们出产品会很快,能快速地往各个领域去渗透。”

今年6,7月份将联合其他厂商推出AR产品,坚信一定能盈利

除了VR,英梅吉的单目手势识别技术还可以应用在AR产品上。朱郁丛认为,单目手势的未来其实在移动AR,因为移动AR更趋向于自然化。

英梅吉向透露,最近在和国内的多家厂商谈合作,准备6,7月份推出一个AR产品,这和市场上的很多云服务不一样,它能同时识别语音、图片、视频,甚至是三维物体。

识别完之后,它可以呈现出语音、视频、网页、3D图像等内容,而且C端用户可以自定义,自己去操作。例如,用手拍打一个虚拟门就可以听到一句话、一个视频,或者弹出一个网页。用户还可以拿这个去玩,比如GPS定位留言,再让你的朋友来这个地方找留言,这种玩法类似Pokemon Go。

“这个AR产品是针对C端用户,可以推出很多好玩的应用,今年一定能盈利。”朱郁丛说,“其实AR应用在技术上实现并不容易。首先要解决光线的抗干扰能力,其次,因为同一秒钟有几万或者几十万的用户,支持上亿路的视频,架构要能支持‘并发’。目前英梅吉AR技术链条已经全部跑通了。其实我们在瑞士联邦理工洛商学院还有一个实验室,专门负责深度学习模块。”

近日,苹果CEO库克多次在公开场合给AR预热,据消息人士透露,苹果可能会推出一款基于iPhone 8的AR眼镜,据说只有85克。它采用了光波导的解决方案,即先把信息传到iPhone 8,数据处理都在手机上,处理完之后再将信息传回到AR眼镜的显示模块。这种获取影像的方式只能用单目的RGB摄像头,单目交互可能真的会是一个趋势。

通用型AI还没办法实现,国内AI公司的算法差距不大

人工智能是一个很泛、很抽象的问题,它的核心在于算法,包括深度学习、CNN、RNN、GUNS等各种算法和差值、架构等。回到技术层面来看,它有各种算法模块,但没有一种算法是相通的,比如做医疗,不同病情的数据不能互通互用,通用型的AI还没有方法实现。

“今年自然语言处理(NLP)较热,但从本质上来说NLP和图形图像是一体的,都是利于人去理解各种意思。目前整个深度学习都属于很早期,国内做深度学习的公司大多都是拿国外的框架来改,各个公司算法差距其实不大。目前市场属于百花齐放的阶段,如果有一个人忽然在技术上突破,那么深度学习一下会进入下一个阶段。”朱郁丛说。

“对于普通创业公司来说,深度学习有一个最大的问题:没办法找那么多数据样本。即使找到了还要做大量的标注工作,这是一个非常复杂、费人力物力的事情,不是一两天可以做好的。”

写在最后

1999年,互联网迎来了第一波浪潮,当时资本判断互联网里面肯定会出现BAT这样的巨头公司,只是那时候还看不准是谁。经过疯狂投资一轮之后,这一轮泡沫破了。

但实际上到了2002、2003年的时候,大家看清楚了,不能说互联网是不是泡沫,它就是未来10年、20年的大方向,但确实经历过一个过热、很多公司会死的过程。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不可否认的是,无论是VR、AR还是AI都是未来的趋势,它们很像1998、1999年的互联网。投资的公司很多,一定会死很多,但谁能熬过寒冬,谁就可能会下一个时代的巨头。对于创业公司来说,盈利依然是2017年的首要问题。

下一篇: 手机“黑卡”仍公开兜售 这些细节不得不防 上一篇: 三百城砸三千亿争建“智慧城市”
回到顶部